河北体彩网

                                              河北体彩网

                                              来源:河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28 08:56:34

                                              过去一年,香港社会饱受创伤,暴徒的暴力不断升级,私藏枪械及弹药,制造爆炸物品,构成恐怖主义风险。反对势力及鼓吹“港独”、“自决”等组织公然挑战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政权,乞求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甚至制裁,罔顾国家和港人利益。同时,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事务变本加厉,通过关于香港的法律,并公然美化激进份子的违法行为,严重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香港已经成为国家安全的缺口,自身的繁荣稳定亦岌岌可危。

                                              全国人大做出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针对的是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影响香港居民的权利和自由,不影响外国投资者在香港的正当权益。全国人大决定就香港国家安全立法,是从根本上保障“一国两制”的有效实施。

                                              中国驻美大使馆官网发布公报称,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

                                              林郑月娥(左五)28日签名支持国安立法(图片来源:香港“文汇网”)

                                              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坚决拒绝无端指责

                                              《华盛顿邮报》28日刊文称,以警方暴力执法等为代表的种族不平等现象,在美国比比皆是。【环球网报道】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以高票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向全港市民发公开信,呼吁市民充分理解及坚定支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决定》,并强调制定“港区国安法”的立法既有必要性,也有紧迫性,其合宪、合法、合情、合理的基础无可置疑。立法的目的是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打击的是极少数违法犯罪行为和活动,保护的是绝大多数市民的生命财产、基本权利和自由。

                                              第一,香港事务不容任何外国干涉。不干涉内政是现代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世界各国都应遵守。自1997年7月1日起,香港回归中国,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中英联合声明》终极目标和核心内容是确定中国收回香港。《联合声明》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条款赋予英国在香港回归后对香港承担任何责任。任何国家都不能借口《中英联合声明》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2015年7月19日,43岁黑人男子塞缪尔· 杜博思(Samuel DuBose)在辛辛那提市因所驾驶车辆牌照丢失,停车接受警察盘问,未料被对方击毙。截至当年的7月31日,全美因此爆发至少5场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有记者问,今天,英美澳加外长发表联合声明,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表达关切。请问中国大使馆有何评论?

                                              第三,维护国家安全是世界各国中央事权。国家安全立法属于国家立法权力,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部分立法权,并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也并不因此丧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有的责任和权力。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实际处于“不设防”状态。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势且无法自行完成维护国安立法的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依照宪法和基本法有关规定,以立法方式堵塞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是权力和责任所在,理所当然,天经地义。